首页 > 标杆资讯 > 华为文化经典解析
2018
08-13

华为文化经典解析

华位文化解析

1、跳芭蕾的女孩都有一双粗腿——“华为公司为什么能够超越西方公司,就是不追求完美。”

在多数人的印象中,芭蕾舞女孩的身材都非常好,腿很细很长。 其实不然,大部分跳芭蕾女孩都有双粗腿,很有力量,脚也很大。这其实体现了:力量是根本,唯有建立在力学原理基础上的万事万物,才可能有合谐之美,均衡之美。

任正非用“跳芭蕾女孩都有双粗腿”来比喻不追求完美。他说,“世界是在变化的,永远没有精致完美,根本不可能存在完美,追求完美就会陷入到低端的事物主义,越做越糊涂,把事情僵化了,做得精致完美,就会变成小脚女人,怎么冲锋打仗,华为公司为什么能够超越西方公司,就是不追求完美,不追求精致。

2、静水潜流——“华为管理要静水潜流,沉静领导,灰色低调、踏实做事,不张扬,不激动。”

任正非一直强调华为管理要静水潜流,沉静领导,灰色低调、踏实做事,不张扬,不激动。静水潜流之道就是表面看似一种平静,其实不然。

假如你不知水之深浅,拿起石头往水里,水花溅得起响,水声越是响亮,水就越浅,而溅不起什么水花,没有多大的水声,那水一定是深不可测,其蕴藏着的力量是巨大的。这就叫做“静水潜流”。

3、红舞鞋——“抵制诱惑,考虑企业怎么活下去“。

红舞鞋是安徒生一个流传甚广的童话故事,红舞鞋传说是一双具有魔力的鞋,一旦穿上跳起舞来就会永无休止地跳下去,直到耗尽舞者的全部精力为止。  故事告诉我们,人们绝不会以生命为代价去追求个人事业上的短暂成功。。

经营企业如同经营人生。企业的表现归根结底就是企业经理人的表现,企业经理人每天也同样面临着类似于红舞鞋的诱惑。  任正非经常在各种场合反复地强调:“我现在想的不是企业如何去实现利润最大化的事,而是考虑企业怎么活下去,如何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的问题。”

4、盐碱地——“华为的成功就在于西方大公司看不上的盐碱地上,一点一点地辛勤耕耘。”

任正非曾在华为的财经变革项目规划汇报会上提到“盐碱地”的概念,盐碱地是是指土壤里面所含的盐分影响到作物的正常生长,严重的盐碱土壤地区植物几乎不能生存。同样,在很多市场,由于国际环境等诸多因素影响,辛勤耕耘却可能换来颗粒无收。

华为的成功在于坚持不懈地推进“鸡肋战略”,在西方大公司看不上的盐碱地上,一点一点地辛勤耕耘,逼着公司在很窄的夹缝中锻炼了能力,提高了管理水平。

5、灰度——“华为始终用“灰度”的思想指导各项实践。开放、妥协、灰度是,也是一个领导者的风范。”

灰色,是纯白、纯黑以及两者中的一系列从黑到白的过渡色。自然界中的大部分物体的平均灰度为18%。灰度一词,在华为语境中有着重要的地位。任正非在2008年市场部年中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开放、妥协、灰度是,也是一个领导者的风范。”

华为始终用“灰度”的思想指导各项实践。比如公司设计自身所有制的实践,正确处理本土化和国际化的实践,如何正确对待客户、竞争对手、供应商的实践,内部管理上正确处理质量与成本、拿合同与保进度的实践,处理守成与创新的实践,处理员工身份的实践,处理人事制度变革的实践,等等都坚持了“灰度”的思想。

6、蓝军——“华为的蓝军存在于任何领域、任何流程,任何时间空间都有红蓝对决。”

“蓝军”扮演假想敌部队,当战争来临时,红军来抵御蓝军的入侵,蓝军部队作战方法就是要“出人意料”的,这就给红军带来了很大的威胁,只有经常与他们“打交道”才不会打败仗,强大的“蓝军部队”使“红军部队”在演习中不断进步。

任正非在讲话中指出:“华为的蓝军存在于任何领域、任何流程,任何时间空间都有红蓝对决。如果有组织出现了反对力量,我比较乐意容忍。”

7、深淘滩,低作堰——“这是都江堰长生不衰的主要诀窍,所蕴含的智慧和道理,远远超出了治水本身。”

“深淘滩,低作堰”都江堰长生不衰的主要“诀窍”。其中蕴含的智慧和道理,远远超出了治水本身。

深淘滩——就是不断地挖掘内部潜力,降低运作成本,为客户提供更有价值的服务。客户决不肯为你的光鲜以及高额的福利,多付出一分钱的。

低作堰——就是节制自己的贪欲,自己留存的利润低一些,多一些让利给客户,以及善待上游供应商。

8、黑寡妇——“华为跟别人合作,不能再做“黑寡妇”,要开放、合作、实现共赢。”

黑寡妇是拉丁美洲的一种蜘蛛,这种蜘蛛在交配后,雌性会咬死并吃掉配偶,作为自己孵化幼蜘蛛的营养,因此民间为之取名为“黑寡妇”。

任正非说:以前华为跟别的公司合作,一两年后,华为就把这些公司吃了或甩了。华为跟别人合作,不能再做“黑寡妇”,要开放、合作、实现共赢,多把困难留给自己,多把利益让给别人。

9、力出一孔,利出一孔——“如果华为能坚持力出一孔,利出一孔,下一个倒下的就不会是华为。”

任正非说:“水和空气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东西,因此人们常常赞美水性、轻风。像美人一样的水,一旦在高压下从一个小孔中喷出来,就可以用于切割钢板。可见力出一孔,其威力之大。如果华为能坚持“力出一孔,利出一孔”,十五万人的能量都在一个单孔里去努力,大家的利益都在这个单孔里去获取,下一个倒下的就不会是华为。”

显然,一切“力出一孔”的基础是“利出一孔”的激励机制与企业文化。

10、小改进、大奖励,大建议、只鼓励——“能提大建议的不是一般员工了,不用奖励,一般员工提大建议,我们不提倡,每个员工要做好本职工作。”

任正非说:“能提大建议的人已不是一般的员工了,也不用奖励,一般员工提大建议,我们不提倡,因为每个员工要做好本职工作。大的经营决策要有阶段的稳定性,不能每个阶段大家都不停地提意见。我们鼓励员工做小改进,将每个缺憾都弥补起来,公司也就有了进步。所以我们提出小改进、大奖励的制度,就是提倡大家做实。”

11、蜘蛛精神——“不管狂风暴雨,不畏任何艰难困苦,不管网破碎多少次,它仍孜孜不倦的用它纤细的丝织补。”

任正非说,世界上我最佩服的勇士是蜘蛛,不管狂风暴雨,不畏任何艰难困苦,不管网破碎多少次,它仍孜孜不倦的用它纤细的丝织补。数千年来没有人去赞美蜘蛛,它们仍然勤奋,不屈不挠,生生不息。“

12、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无论是一个企业,还是一个人,只有不断地跟随迅速变化的世界而变化,才能适应迅速变化的世界。”

任正非借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的哲学思想,想表明任何事情都不能用形而上学的静止的观点去看待、分析和处理,人们要用发展的观点看待事物,要与时俱进,不断变易。

任正非认为,一个企业运作时间长了,员工就会自动产生懒惰,因此,要不断地改良、变革,但变革与华为的自我批判一样,不能是暴风骤雨式的肆虐侵袭,而应是春雨润物,无声渗透。

13、洋葱头——“华为文化是一种开放、兼容并蓄的文化,这层是英国文化,那层是中国、美国文化”。

按任正非的解释,华为文化是包容性的洋葱头,不断的吸纳别人优秀的文化,把自己的文化做大做强。

14、鲜花插在牛粪上——“华为不离开传统去盲目创新,而是基于原有的存在去开放去创新。鲜花长好后,又成为新的牛粪。”

华为曾在创新的道路上,盲目地学习与跟随西方公司,有过很多的教训。所以任正非曾在多次讲话中提到,华为长期坚持的战略,是基于“鲜花插在牛粪上”战略,是从不离开传统去盲目创新,而是基于原有的存在去开放,去创新。鲜花长好后,又成为新的牛粪。华为要永远基于存在的基础上去创新。

15、丹柯精神——“领路是什么概念,我们像丹柯一样,引领通讯产业前进的路。”

丹柯故事源于一个传说:一群生活在草原上的人被赶到森林里。在森林中,死亡笼罩着他们只有走出森林才有生机。丹柯提出由他领导大家走出森林,但是道路艰难,雷声隆隆作响,不知走了多久,大家精疲力尽,有人开始埋怨起来,还有人对丹柯严厉指责。为了尽快走出密林,丹柯毅然地用手抓开自己的胸膛,拿出了自己的心,高高举过头顶,照亮了前进的路,人们全都惊呆了,于是大家义无反顾地跟着他。

任正非说,我们已经走到了通信业的前沿,要决定下一步如何走,是十分艰难的问题。我们以前靠着西方公司领路,现在我们也要参与领路了,领路是什么概念?就是“丹柯”。我们也要像丹柯一样,引领通讯产业前进的路。

16、蛙鼠殒命——“在企业并购潮掀起的时候,不要让《蛙鼠殒命》的悲剧故事在经营领域里一次次地重演。”

陆地上的老鼠和池塘里的青蛙都有足够的能力从老鹰的攻击下逃生,但是青蛙和老鹰结合之后在水中的生活,恰恰限制了它们的生存优势。

任正非希望通过这则寓言,告诫公司管理层,在企业并购潮掀起的时候,要保持头脑清醒,要注意保持发挥双方各自的优势,一定要警惕合作是否会使双方在特定时刻丧失各自的优势,不要让《蛙鼠殒命》的悲剧故事在经营领域里一次次地重演。

17、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公司各级干部在利益面前,要有平常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中高层干部要经受得住磨难与委屈”。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出自毛泽东的《赠柳亚子先生》,原句意思是:人生往往会遭到很多困扰与烦恼,要以宽阔的胸襟长远的眼光去辨证的分析问题排解心中的“牢骚”,社会上的“浊事”。

任正非说,公司各级干部在利益面前,要有平常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中高层干部要经受得住磨难与委屈,我们干部的责任是以平和的心态去面对并一起解决问题,工作中既要抓效率,坚持原则,又要学会相互欣赏和支持,学会体谅和感激。

18、狼狈组织——“华为的每个部门都要有狼狈组织计划,既要有进攻性的狼,又要有精于算计的狈。”。

任正非说,“华为公司容许个人主义的存在,但必须融于集体主义之中。企业就是要发展一批狼,狼有三大特性,一是敏锐的嗅觉。二是不屈不挠、奋不顾身的进攻精神。三是群体奋斗。企业要扩张,必须有这三要素。所以要构筑一个宽松的环境,让大家去努力奋斗,在新机会点出现时,市场部有一个狼狈组织计划,就是强调了组织的进攻性(狼)与管理性(狈)。当然只有担负扩张任务的部门,才执行狼狈组织计划。

19、资源是会枯竭的,唯有文化才能生生不息——“这里的文化,不仅包含了知识、技术、管理、情操……,也包含了一切促进生产力发展的无形因素。”

华为公司认为资源是会枯竭的,唯有文化才会生生不息。这里的文化,不仅包含了知识、技术、管理、情操……,也包含了一切促进生产力发展的无形因素。文化不是娱乐活动,而是一种生产关系。

任正非说,一切工业产品都是人类智慧创造的。华为没有可以依存的自然资源,唯有在人的头脑中挖掘出大油田、大森林、大煤矿……。

20、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这是华为的市场工作原则,多年来感召了多少英雄儿女一批一批地上前线。”

在1994年,华为公司刚刚开始转型为自主研发产品。转型的时间并不久,所以在产品能力的积累上,和世界竞争对手相比并没有什么很明显的优势。但是华为公司的前线在抢夺市场上那一往无前的精神,却令竞争对手望而生畏。它的背后是华为市场部一直倡导“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核心价值观在发挥着核心的作用。

“胜则举杯相庆“它激发我们前线员工对胜利的渴望;”败则拼死相救“它告诉我们不要害怕失败。

21、压强原则——“敢于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把活下去的希望全部集中到一点上。”

压强原则就是要在在成功的关键因素和选定的战略生长点上,以超过主要竞争对手的强度配置资源,要么不做,要做,就集中人力、物力和财力,实现重点突破。

任正非说,在华为创业初期,除了智慧、热情、干劲,我们几乎一无所有。从创建到现在华为只做了一件事,专注于通信核心网络技术的研究与开发,始终不为其他机会所诱惑。敢于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把活下去的希望全部集中到一点上。

22、蜜蜂精神——“不管您如何称赞,蜜蜂仍孜孜不倦的酿蜜,天天埋头苦干,并不因为赞美产蜜少一些。胜不骄,败不馁”。

任正非说,我最欣赏的是蜜蜂,由于它给人们蜂蜜,尽管它多螫,人们都对它赞不绝口。不管您如何称赞,蜜蜂仍孜孜不倦的酿蜜,天天埋头苦干,并不因为赞美产蜜少一些。胜不骄,败不馁,从他们身上完全反射出来。在荣誉与失败面前,平静得象一湖水,这就是华为应具有的心胸与内涵。

23、低重心战略——“每一个人、每一件工作都有基本功。要把员工“做实”紧紧抓住不放,否则大好形“势”就浪费了”。

任正非说,华为要实行了干部、工人的低重心培养,在做实上狠下功夫,通过大比武,涌现了一大批技术、业务能手,一大批小米加步枪时代的生产干部,走上了现代管理岗位。他们是我们事业的基础。

华为要培养优秀的科学家、营销专家、管理家,但我们整个培养工作要实行“低重心”战略。要重视普通员工,普通岗位的培训。要苦练基本功,培养过硬的钳工、电工、厨工、库工……工程师、秘书、计划员、统计员、业务经理……。每一个人、每一件工作都有基本功。要把员工“做实”紧紧抓住不放,否则大好形“势”就浪费了。

24、烧不死的鸟就是凤凰——“它是华为人面对困难和挫折的价值观,也是华为挑选干部的价值标准”。

 

25、遍地英雄下夕烟——“什么是华为的英雄,不是一、二个企业家创造了历史,而是70%以上的优秀员工,他们就是真正的英雄。”

任正非说,什么是华为的英雄,是谁推动了华为的前进。不是一、二个企业家创造了历史,而是70%以上的优秀员工,互动着推动了华为的前进,他们就是真正的英雄。如果我们用完美的观点去寻找英雄,是唯心主义。英雄就在我们的身边,天天和我们相处。

26、土夯实了一层,再撒一层,再夯——“要把精益生产落到每一个员工、每一个环节、流程,落实到我们每一个思维、每一个动作。”

任正非说,公司要坚定不移地贯彻做实精神,号召一切员工都要向用服中心学习。土夯实了一层,再撒一层,再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断地造就资源,实现可持续发展。要把精益生产落到每一个员工、每一个环节、流程,落实到我们每一个思维、每一个动作。如果我们这样做就能象以色列一样在贫乏的资源上建立起辉煌。

27、麻婆豆腐——“华为公司将会只推行一个价值评价体系,即只有一道菜麻婆豆腐,我们以这个价值评价体系来度量所有的人,”

任正非说,围绕华为公司竞争力的提升,每个人可能都要牺牲自己,因为我们在推行管理体系中,并不知道哪个人的脚穿哪双鞋最舒服。大家可能会问我怎么当炊事员?我说我们公司就做一道菜麻婆豆腐,爱不爱吃,都是这道菜。华为公司将会只推行一个价值评价体系,即只有一道菜麻婆豆腐,我们以这个价值评价体系来度量所有的人,我认为华为公司内部的矛盾才会摆平。

28、棺材钉上时才能松口气——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贯彻永恒的是管理改进。

如果管理不从小改进做起,什么事都将做不成。有人问我,我们到底到什么时候才能松口气?我说只有到棺材钉上时才能松口气。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贯彻永恒的是管理改进。现在华为公司面临一个战略转折点,那就是管理与服务的全面优化建设。因为如果没有良好的管理与服务,就不可能有市场的扩张,就不可能有所前进,所以管理的优化和服务意识的建立是公司的战略转折点。

29、冬天也是可爱的,并不是可恨的。

任正非说,我们如果不经过一个冬天,我们的队伍一直飘飘然是非常危险的,华为千万不能骄傲。所以,冬天并不可怕,我们是能够度得过去的。

30、为什么要跟以色列学习?——一个离散了三十个世纪的犹太民族,在重返家园后,他们在资源严重贫乏,严重缺水的荒漠上创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

任正非说,以色列这个国家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它说它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脑袋。一个离散了三十个世纪的犹太民族,在重返家园后,他们在资源严重贫乏,严重缺水的荒漠上创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他们的资源就是有聪明的脑袋,他们是靠精神和文化的力量,创造了世界奇迹。

31、企业家的使命

任正非说,在战场上,军人的使命是捍卫国家主权的尊严;在市场上,企业家的使命是捍卫企业的市场地位。

32、华为2000年面临最大的问题

任正非说,“2000年后华为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钱多得不知道如何花,你们家买房子的时候,客厅可以小一点,卧室可以小一点,但是阳台一定要大一点,还要买个大耙子,天气好的时候,别忘了经常在阳台上晒钱,否则你的钱就全发霉了。

33、创新——“创新虽然艰难,但它是唯一的生存之路,是成功的必经之路。”

任正非说,马克思说科学的入口处正像地狱的入口处,这是那些把有限的生命投身于无限的事业中,历经磨难的人,才能真正感受到的。创新虽然艰难,但它是唯一的生存之路,是成功的必经之路。

34、华为是一群从青纱帐里出来的土八路,还习惯于埋个地雷、端个炮楼的工作方法。还不习惯于职业化、表格化、模板化、规范化的管理。重复劳动、重叠的管理还十分多,这样就是效率不高的根源。

 

35、队伍不能闲下来,一闲下来就会生锈,就像不能打仗时才去建设队伍一样。不能因为现在的合同少了,大家就坐在那里等合同,要用创造性的思维方式来加快发展。

 

36、世界上最难的改革是革自己的命

  任正非说,管理变革中有个三段论:

(1)触及自己的灵魂是最痛苦的。必须自己批判自己。

(2)别人革自己的命,比自己革自己的命还要困难。要允许别人批评。

(3)面子是无能者维护自己的盾牌。优秀的儿女,追求的是真理,而不是面子。只有不要脸的人,才会成为成功的人。要脱胎换骨成为真人。管理中的这个三段论很重要,一是要自己批判自己,一是要允许别人批判自己。

37、什么叫成功?是像日本那些企业那样,经九死一生还能好好地活着,这才是真正的成功。华为没有成功,只是在成长。

 

38、我们华为人都是非常有礼仪的人。当社会上根本认不出你是华为人的时候,你就是华为人;当社会认出你是华为人的时候,你就不是华为人,因为你的修炼还没到家。

 

39、华为的乌龟精神——“华为二十五年来,爬呀爬,全然没看见路两旁的鲜花”

“乌龟精神”是指乌龟认定目标,心无旁骛,艰难爬行,不投机、不取巧、不拐大弯弯,跟着客户需求一步一步地爬行。

任正非说,前面二十五年经济高速增长,鲜花遍地,我们都不东张西望,专心致志;未来二十年,经济危机未必会很快过去,四面没有鲜花,还东张西望什么。

40、管理就像长江一样,我们修好堤坝,让水在里面自由流,管它晚上流,白天流。晚上我睡觉,但水还自动流。

 

41、过去人们把创新看作冒风险,现在不创新才是最大的风险。

 

42、针尖战略——华为是一个能力有限的公司,只能在有限的宽度赶超美国公司。

任正非说,我们只可能在针尖大的领域里领先美国公司,如果扩展到火柴头或小木棒这么大,就绝不可能实现这种超越。

我们只允许员工在主航道上发挥主观能动性与创造性,不能盲目创新,发散了公司的投资与力量。非主航道的业务,还是要认真向成功的公司学习,坚持稳定可靠运行,保持合理有效、尽可能简单的管理体系。要防止盲目创新,四面八方都喊响创新,就是我们的葬歌。

43、我们坚持人力资本的增值大于财务资本的增值。我们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但不迁就人才。不管你有多大功劳,绝不会迁就。我们构筑的这种企业文化,推动着员工的思想教育。

 

44、班长的战争

任正非说,“金字塔管理是适应过去机械化战争的,那时的火力配置射程较近,以及信息联络落后,所以必须千军万马上战场,贴身厮杀。塔顶的将军一挥手,塔底的坦克手将数千辆坦克开入战场,数万兵士冲锋去贴身厮杀,才能形成足够的火力。而现代战争,远程火力配置强大,是通过卫星、宽带、大数据,与导弹群组、飞机群、航母集群来实现。战争是发生在电磁波中,呼唤这些炮火的不一定再是塔顶的将军,而是贴近前线的铁三角。千里之外的炮火支援,胜过千军万马的贴身厮杀。我们公司现在的铁三角,就是通过公司的平台,及时准确、有效地完成了一系列调节,调动了力量。这就是班长的战争。

45、机会、人才、技术和产品是公司成长的主要牵引力。这四种力量之间存在着相互作用。机会牵引人才,人才牵引技术,技术牵引产品,产品牵引更多更大的机会。员工在企业成长圈中处于重要的主动位置。

 

46、碳元素平行排列,可以都成石墨,非常松软;而若三角形排列,则可以构成金刚石,异常坚硬。为了建成这样的一种人才和资源的配置结构,我们需要更多的富于自我牺牲精神的干部,他们的实践使我们的榜样,他们言行所产生的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47、华为惟一可以依存的是人,当然是指奋斗的、无私的、自律的、有技能的人,如何培养和造就这样的人,是十分艰难的事情。但我们要逐步摆脱对技术的信赖,对人才的信赖,对资金的依赖,使企业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建立起比较合理的管理机制。

 

48、进攻是最好的防御——进攻自己,逼自己改进,从而产生更大优势。

 

49、学会战略上舍弃,只有舍弃才会战胜。当我们发起攻击的时候,我们发觉这个地方很难攻,久攻不下去,可以把队伍调整到能攻得下的地方去,我只需要占领世界的一部分,不要占领全世界。胶着在那儿,可能错失了一些未来可以拥有的战略机会。

 

50、拧毛巾精神

市场经济的过剩就像绞杀战一样。绞杀战如什么呢?就如拧毛巾,这毛巾只要拧出水来,就说明还有竞争空间,毛巾拧断了企业也完了,只有毛巾拧干了,毛巾还不断,这才是最佳状态。

51、“猛将必发于卒伍,宰相必起于州郡“——要善于从成功实践者中选拔干部。没有基层实践经验的干部,需要补上这一课,不然难以担起重任。

 

52、什么是职业化?就是在同一时间、同样的条件,做同样的事的成本更低,这就是职业化。

 

53、坚持理性的客户需求导向,

任正非说,我们一定要区分真正的需求和机会主义的需求一棵小草,如果上面压着一块石头,它会怎么长?只能斜着长。但是石头搬走,它肯定会直着长。如果因为石头压着两年,我们就做两年的需求计划,两年后,小草长直了,我们的需求也要改变。因此,我们要永远抱着理性的客户需求导向不动摇,不排除在不同时间内采用不同的策略。

54、艰苦奋斗是华为文化的魂,是华为文化的主旋律,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因为外界的误解或质疑动摇我们的奋斗文化,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因为华为的发展壮大而丢掉了我们的根本——艰苦奋斗。

 

55、铁军都是打出来的——铁军不仅是用兵狠,更重要的是要爱兵切。

任正非说,古往今来凡能打仗的部队,无一例外,都是长官爱惜士兵,不然就不会有士为知己者死。我们的企业文化,绝不是让各级干部又凶又恶,我们也不支持把这些人选拔进各级管理团队。文化是给大家提供了一个精髓,提供了一个合作的向心力,提供了一种人际相处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是需要人们心悦诚服。

 

56、高级将领的作用是什么?——就是要在看不清的茫茫黑暗中,用自己发出微光,带着你的队伍前进。

任正非说,高级将领就象希腊神话中的丹科一样把心拿出来燃烧,照亮后人前进的道路一样。越是在困难的时候,我们的高级干部就越是要在黑暗中发出生命的微光,发挥主观能动性,鼓舞起队伍必胜的信心,引导队伍走向胜利。

57、胜利的曙光是什么?——只要我们能活下来,我们就是胜利者。

任正非说,胜利的曙光就是活下来,哪怕瘦一点,只要不要得肝硬化、不要得癌症,只要我们能活下来,我们就是胜利者。冬天的寒冷,也是社会净化的过程,大家想要躲掉这场社会的净化,是没有可能的!因为资源只有经过重新的配置,才可能解决市场过剩的冲突问题。

58、不要过分崇拜技术,这会导致很多公司全面破产。

任正非说,技术在哪一个阶段最有用呢?我们就是要去看清客户的需求,客户需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卖得出去的东西,或略领先于市场的产品,才是客户真正的技术需求。我认为华为的宏观商业模式,就是产品发展的路标是客户需求,企业管理的目标是流程化组织建设。同时,牢记客户永远是企业之魂。

 

59、企业的生命不是企业家的生命,而是客户需求

任正非说,一个企业的魂如果是企业家,这个企业就是最不可靠的企业。在华为,我们要建立一系列以客户为中心、以生存为底线的管理体系。这个管理体系里,企业之魂不再是企业家,而是客户需求。

 

60、谁来呼唤炮火——应该让听得见炮声的人来决策。

任正非说,以美军在阿富汗的特种部队来举例,以前前线的连长指挥不了炮兵,要报告师部请求支援,师部下命令炮兵才开炸。现在系统的支持力量超强,前端功能全面,授权明确,特种战士一个通讯呼叫,飞机就开炸,炮兵就开打。

我们公司将以毛利、现金流,对基层作战单元授权,在授权范围内,甚至不需要代表处批准就可以执行。军队是消灭敌人,我们就是获取利润

最后编辑:
作者:标杆企业考察
跨界学习,把课堂搬到现场,零距离接触一流企业,用大企业的经验提高自己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