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杆资讯 > 黄怒波:新常态下的企业家精神与创新
2015
04-20

黄怒波:新常态下的企业家精神与创新

北大国发院举办的“全球创新论坛2015年会:创新驱动未来”4月17-19日在北京会议中心召开。

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发表主题演讲,他再次谈到企业家精神表示,企业家需要承担利润之外的其他社会责任。“创新不是为了钱”,而是要满足其梦想和领袖欲望,这才是一个社会所需要的东西。

同时,黄怒波强调,现在的创业者应该意识到,“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他说,过去十年国进民退,政府权力无限大,使整个社会丧失了动力,腐败就出来了。

2093781875621243517

  以下是黄怒波发言实录:

黄怒波:陈东升和俞敏洪讲完以后,压力特别大,泰康人寿今天战略版图是很吃惊。俞敏洪原来你没见过他穿过正规的西装,背着双肩包,穿着旅行鞋,现在他讲得很正规,穿得很整洁,再就是讲话很规矩,就是说创业或者创新成为这一代做企业人的一个挑战,意味着不是给你们来讲创业,是我们也在创业。陈东升能把泰康人寿这一套的模式解决好,五年左右在世界上就走出了一个案例。俞敏洪如果说把新东方的这个教育模式跟未来不知道什么样的模式结合起来,成功的话,他在世界的商业史上,教育史也是一个成功的奇迹。

所以我想最近到处去演讲,去学习,我坐在听陈东升和俞敏洪他们讲,我觉得也需要这样的学习,我们过去的知识都不够,俞敏洪讲过,过去所有的发展模式没有参考意义了,明天变到哪不知道的,所以我们有焦虑。对新的创业的进来,我在琢磨新商业领袖的概念到底是什么,最主要的是我们有没有商业领袖,这个词是很尖刻的,因为在这一代做企业都在变动,所有的模式都在颠覆。下一步真正可能出来的是你们这些人,引领是陈东升这样的人。

我简单讲几个观点,第一个是讲的企业家的问题,企业家是一个大词,最早的18世纪的时候有一个经济学家的定位,企业家就是手工艺者,商人和农民,主要是以确定的价格购买商品,然后以不确定的价格卖出去,这叫投机倒把。我们在改革开放开始的时候,这个罪还没有去掉。18世纪西方研究者给企业家这么定位的。

到了现在的美国也好,印度也好,他们已经在改了,把技能培训全部改成创业培训,变成了国家的行为,中国现在在学这个东西。原来是作家是不能培养的,是天生的,会写诗很牛,八十年代为什么写诗多呢,因为写诗的人女朋友很多的,当时写诗就是为了追女朋友的,写诗你是学不来的。现在的观念变了,美国的大学在设创意写作课,就是培养作家和诗人,但是超过也不低,他有一种写作的模式出来,原来企业家是天生的,你学不来。现在也不认为,企业家的基因每个人都有,挑战、不确定性,冒险和机警等都有。但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也开始培养企业家,用后天来改造他,把人性当中创业激情的因素创造出来的。你们来的是企业家学院,北大培养的是emba和后emba,是培养企业家的。那么企业家是什么?是市场经济的产物,是理性的产物。陈东升把他的战略,构思和版图算计得很清楚,从摇篮到天堂都能算出来,你逃不过去,这是理性,找准了中产阶级。

到了俞敏洪那里,就需要激情,他永远在改变自己。所以企业家如果要培养,理性应该是一个技术的问题,教你技巧了,但是真正的是激情要召唤出来,企业家有一个共同的东西就是梦想和激情,企图通过经济的成功证实和证明自己的,不是为了钱。熊彼特说,企业家就负责创新,陈东升的摇篮到养老,到理财,所有的东西都在社会上。但是把它重新组合了以后,就了不起了,这就是创新。而且他不你学习,设置了很高的门槛,做了这么多年,这个门槛是别人很难进的。当创新之后,把所有旧的生产要素,通过对市场的一个判断,精密的计算,把资源重新搭配了,所谓的跨界就是干这个。

俞敏洪讲得特别重要的,陈东升明天就学他,明天起凡是多存一万元,上新东方都免费,肯定打垮,这是真的。要想创业,必须换思维,我现在也在创业,所有的模式都不行,过去的土豪都没用,再靠商业地产你死定了,靠旅游地产也有问题,我们培训一个旅游地产用了十年,这个过程是没有办法去掉。

现在问题出在哪,第一在快速发展的时代,在做传统的投资不行了,资金成本高了,反过来拿项目的成本非常高,老百姓的期望值特别高,红村老百姓一年分五万元,先给我一年的保障,问题是在21世纪,要十年的时间,希望很渺茫,而且门票经济肯定要过去。所以再复制原来的模式,绝对不行。

我们往哪里走,走到文化产业上,我们对红村做了一个设想,门票得超过2个亿,一年达到200万人次,有200万人来,都是你们这样优秀的人,怎么有附加值,我们做过中亚节,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这是前苏联的国家,穷得就剩下文化,大量的画家、艺术家素质很高,但是他没有市场,比如说你们去俄罗斯买油画,现在在乌镇假的画都成了产业。我说你们过来跟我们合作,在红村,在北京长期做中亚艺术展,收集了12个国家著名油画艺术家上千幅油画,给的价格很低,不像在北京,这个画看都看不懂,挂在厕所跟大厅没有两样,这个是适合中产阶级挂在家里画。这个意义上就形成了产业,长期形成了一个市场。还有红村每天有三千人学生都是中国各大美术院校上的课,发现了金矿。我们把他们的优秀作品收集起来,比如说2000元,200元都行,意思是往未来的产业走,往综合的文化产业走,这有就是创新。你们如果创业,你们要意识到你们也面临着前面做企业的人,他也在创业,他对市场的敏锐度,超过后来者,所以竞争就很激烈了。

俞敏洪做的洪泰基金非常好,这个影响很大,前面现有的创业者,单个创业产品立刻被风投,被这些基金买走了,变成了他们的创业。所以创业形势面临着一个很新的变化。如果你还守着新东方,他就不是企业家了,但是俞敏洪一直在改变自己,所以这就是企业家的责任,不断的创新,面对的是不确定性。张维迎有两本数,一个叫企业家契约理论,一个是积极性经济增长的国王,写在90年代,现在看也很好,其中对企业家定了一个调,就是一个任务就是面对不均衡,不平衡,你永远不知道在发生什么,亚洲金融[-2.17%]危机出来又到了金融危机里面,永远不知道在哪里。

第二个任务就是制造,陈东升把保险业的规则在打破,迫使你原有的产品,企业家都睡不着觉,俞敏洪在革命,迫使线上和线下的教育规则都在动荡,这就是企业家创新的一个魅力。

我们有三个层次的企业家精神创新,一个是个人,俞敏洪讲了很多,也是团队,从个人的角度讲的多,要学习他的酒神精神。酒神精神是尼采提的,尼采提酒神精神是为什么,因为很多人没有斗志,没有创新力,尼采需要超人,这个超人就是非理性的的酒神精神,就是出动,尼采这个理论导致了希特勒的出现,他对尼采很崇拜,再导致了后来的鲁迅,他们看他的野草,情绪很悲观,他写祥林嫂,全部写的底层这些人,他深受尼采的影响,今天我很高兴的看到,俞敏洪也是深受尼采精神的影响,讲了酒神精神。

我们天天算计怎么做首富,算怎么上市,算怎么做市场,如果你回到非理性,感性,回到了酒神精神,知道我们人原来追求一种创造的快感,这给我们一个成就感和幸福感。

有一个东欧的马克思主义学者,他说什么叫幸福?一种是有限的幸福,古希腊和罗马才存在有限幸福,那个时候人是讲民主的,人是和谐的,为什么要叫有限,因为去了之后再也不去了。无限的幸福就是把为我的存在,要改变到为我们的存在,企业家的精神在于创新,还要有狼性,无情的竞争。21世纪是互联网的时代,重塑企业家的精神不能把创新去掉,要学会与他人共享。比如说我们的陈东升设计了泰康人寿非常棒的模式,他没有排斥别的模式,因为市场极大,你要想跟他竞争,要想出另外一个模式,因为这个市场足够大。

回到企业家精神上,企业家是要承担利润之外的其他社会责任。再就是企业家这个团队,21世纪一定要靠团队,马云靠的是十几人,俞敏洪也喜欢中国合伙人这个电影,就是几个哥们一块做起来的,尽管老是认为他比徐小平帅,这是另外的问题,这是团队创新的能力。所以每个人想个人打拼的时候,你有没有组建一个创新的团队,而且这个团队破坏创新能力。

第三个是国家,一个社区和社会,最小是最好的时期,总理老讲创业,创新和创业在文字上是差不多的。我们一定要意识到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原来的十年没有企业家精神,所以新东方守,我也守,最后守不住,过去十年国进民退,政府权力无限大,使整个社会丧失了动力,腐败就出来了。这个社会永远只有一个是需要的就是企业家精神,企业家有动力,永远要创新,创新不是为了钱,满足他的领袖欲望,满足他的梦想,这是一个社会所需要的东西。

最后要讲一个小的故事,卡里斯马是一个英文的翻译词,美国把它提出来的,讲所有人的魅力问题。做企业的人都有英雄情结,卡里斯马情结我要做一个部落的领袖,一个原始的巫师,一个村子的族长,巫师为什么有人格魅力,大家愿意把生命献给你。团队创业的时候,你要有超人格的魅力,超人格的魅力才能组建卡里斯马的团队,这个魅力从你的梦想中来。马云实际上是一个具有强烈的卡里斯马魅力的一个人,所以不在于丑,不在于漂亮不漂亮,因为强烈一种梦想追求的色彩,他会感染人,所以我愿意跟着你。泰康人寿的团队从来是稳定的,陈东升往那里一坐,很稳当,而且永远思维很缜密,再就是永远打造一个未来的帝国。登山也是一样,你登了6千米,你登8千,登最高的峰要登三次。但是过于迷信卡里斯马也是一个问题,但是俞敏洪之后,陈东升之后,你这个企业往哪里走,这个时候卡里斯马是不存在的,你过去老打败仗,卡里斯马的人格魅力就没有了。所以卡里斯马逼着你去赌博,最后不行了,就带着大家玩命,同归于尽。所以我们在创业的时候,一定要追求一种梦想,个人魅力,要组建一个团队。

第二个问题我们要小心个人魅力,卡里斯马情结把我们害死。

因为我们都是创业者,你们的创业机会比我们还大,因为我们有很多的问题要处理,有很多的麻烦得解决的,我们要转型,而且思路上有问题的,俞敏洪这一年半涅盘,真了不起,人也越来越年轻,越来越帅,思想越来越活跃,这就是你看到的什么叫企业家,他永远在考虑危机。他在寻求着稳定,寻求一种平衡,这样的人就丧失了企业家的精神。所以作为北大的人,如果我们共同来创业,我们需要一种挑战的精神,然后我们需要承担责任。

谢谢!

最后编辑:
作者:企业考察
跨界学习,把课堂搬到现场,零距离接触一流企业,用大企业的经验提高自己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