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杆资讯 > 李善友:科学未必永生,而异端一定不死
2015
05-14

李善友:科学未必永生,而异端一定不死

导读

科学的每一次发展,都是从异端开始。哥白尼是地心说的异端,牛顿是绝对空间的异端,爱因斯坦是绝对时间的异端,波尔是客观世界的异端——对于多年受党教育深信世界是唯物的我们来说,相信一个事物是什么与人的观察有关,真的好难啊。但所谓异端,不就是跳出现有思维的遮蔽性吗?

来源:颠覆式创新研习社

5714526357789061812


李善友:科学未必永生,而异端一定不死

文 | 李云龙

数学的意义

华夏文明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基本没有中断延续至今的文明体,从民族自豪的角度讲,我们可以说华夏一族从未被真正征服过。

但从文明发展的角度讲,也许这种延续正是一种对变革的阻力。当西欧摆脱蛮荒发生工业革命,整个文明路线发生突变的时候,中华文明不可避免的落后了。

浓缩中华文明落后的原因,最大的可能就是没有自然科学的发展,让中国最聪明的一些脑袋每天沉浸在形而上的玄学和人学之中,没有发展出现代科技。而在自然科学之中,个人认为中华最缺失的是数学能力。

基础理论的发展是科技发展的原动力, 从牛顿,莱布尼茨到爱因斯坦薛定谔,每一代地球上最聪明的脑袋,他们在描述某种理论设想的时候不是如亚里斯多德只是做论断性的陈述,而都是提出某个数学方程来描述它。

这样不论是对理论的应用还是去否定理论本身,都有的放矢,大牛牛顿为了让自己的理论可以被描述,甚至还发明了微积分。

数学能力是物理学研究的基础。在教授断言下一代互联网大思想家一定出现在中国的时候,很多学员都认为叫兽理所应当,但李善友教授却认为自己绝无可能成为这个人,原因一是数学能力的缺失,二是逻辑训练的缺失。我认为李善友教授这并非谦虚。

底层价值观

李善友教授经常会讲“我讲的都是错的”,“如果听了我的课回去就照着改,说不定你死的更快”,一方面,教授这是卖了个机灵—听了你的课结果却不好使是不是说明你的课没有什么用啊?——把这种质疑堵住了。

另外一方面,其实是告诉所有的学员,我们要体会是是一种思维,要做操作系统的升级,而不是某个具体的招数,这就是底层价值观的更新。这不是授人以鱼也不是授人以渔,维度还要更高一层。

所以我们才会发现,在接入到我们真正能用到的创业技巧、组织变革之前,教授花了大量的时间讲物理学的变迁,讲工业革命和互联网革命的进阶,讲失控和复杂性科学,都是为了这个底层价值观。

如果把这些都只当成了有趣的故事听,可就真真的浪费了。

价值观在企业经营当中如何具体使用呢?它应该是我们在做产品的时候的选择标准。一个价值观显著的产品,当涉及到某个产品点需要考虑不同群体利益点的时候,作为用户你是能判断它是如何选择的。

比如Uber,它一定是站在用户的利益端,所以用户只需要说明我要上车就好了,不需要说我去哪里。

而滴滴快的要照顾司机和用户的两端利益,用户需要说明我要去哪,这样司机也有一个选择权,我不爱去的地方就不抢了。这未必有对错,却能体现不同企业的不同价值观。

关系的价值

可不要觉得关系有价值,就去疯狂地认识人,参加各种聚会,组建各种人脉,这就有些浅薄了

社群不是社群内人和人的总和,而是社群内人和人的关系的总和。从对个人世俗追求角度讲,认识多少种人比认识多少人重要,不同社群之间关系的交互最大的价值在于认知的交换,同一种人认知类似,很难产生创新的化学反应。而且总在同一种人群里,会对现有的认知不断强化,而渐渐走向极端。

这让我想起微博上的左派和右派,原来他们也不是这么明显的,只是每个人有稍微倾向性的政治意识形态,但慢慢他们倾向于混与自己倾向类似的圈子,彼此又强化了认知,所以你会发现与微博刚流行的时候相比,那些左派更左了,那些右派更右了。

我们以为自己的观点是独立的,其实无时无刻不受人群的想法流的影响。教授在课堂上还专门举例了“减肥陪伴营”,这是我和小伙伴们一起在做的减肥互助组。

你会发现,当一群人在一起减肥的时候,彼此影响彼此督促,比自己在那里下决心苦坚持容易的多,目前我们减肥陪伴营里,减肥超过10斤的已经有了十几位。

为什么我们要认同“整体论”?或者说为什么还原论认为整体等于部分之和而整体论认为整体大于部分之和,就是因为在整体里,除了一个一个部分之外,还要加上部分之间的相互作用。

云与钟

说到组织的形式,魏武挥的这个比喻极其精妙。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组织形式是云的,扁平化、自组织、去中心化、模糊边界,传统工商关系的组织形式是钟的,精确,规范,一环套一环。

赵迎光的韩都衣舍和宗毅的芬尼克斯是很好的组织创新的案例,建议同学们都研究研究,如何突破现有大公司的组织窘境,让组织持续产生生产力。

企业不需要追求稳定态,你会发现,当企业一旦实现所谓的“稳定态”,内部的乱七八糟的事儿就来了,办公室政治,山头主义,内外勾结。而当企业的业务发展速度高于管理速度的时候,事儿反而少一些。

我用一句话形容:没事儿闲的就开始找事儿了。

科学否定了科学,而异端珍贵

爱因斯坦是一个坚定的统一场论的信徒,他认为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一定在未来会被颠覆,都是从某个侧面解释了世界和宇宙,而终极理论会统一描述世界。

科学的发展没有终点也不能说之前被颠覆的一定就错,我们都是基于当前的认知得出当前的解释。一个理论会被以后一个更大的理论所包含。

我们曾经认为科学最大的特点是可验证,最大的作用是解释和预测。结果量子力学最著名的一个理论是“测不准”理论,我们永远不可能同时准确测量一个元素的位置和速度。

科学否定了科学,证明了科学的伟大之处。由此我更愿意相信多维理论,我们生活的四维空间是五维空间的投影,不同纬度产生不同的投影,否则你永远无法理解为什么光既是粒子又是波。在中国所有的传统寓言中,最有哲学意味的就是这个,“盲人摸象”。

科学的每一次发展,都是从异端开始。哥白尼是地心说的异端,牛顿是绝对空间的异端,爱因斯坦是绝对时间的异端,波尔是客观世界的异端——对于多年受党教育深信世界是唯物的我们来说,相信一个事物是什么与人的观察有关,真的好难啊。

但所谓异端,不就是跳出现有思维的遮蔽性吗?

科学未必永生,而异端一定不死。

参观考察

最后编辑:
作者:企业考察
跨界学习,把课堂搬到现场,零距离接触一流企业,用大企业的经验提高自己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