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杆资讯 > 万科郁亮:刚到碧桂园学转型,又到美的学如何应对变化
2015
05-20

万科郁亮:刚到碧桂园学转型,又到美的学如何应对变化

QQ截图20150520091038

万科郁亮先是走访了腾讯、百度、小米等互联网企业,后去同行碧桂园学转型,现在又走访了海尔美的等制造业。

因为23年前的那个决定,万科错过了一名前任周刊主编,美的有了一名现任董事长。

现在看来,方洪波这个决定非常正确。他赶上了92年邓公南巡后的改革大潮,孔雀东南飞,与当年的万科擦肩而过,却亲历了乡镇企业蜕变升级的全过程。时代选择了美的,美的选择了他。

他曾说,大学学的东西在工作岗位上是没有用的。这源于他的亲身体会——美的创始人何享健当年为了培养他,把他先后放在内刊、广告、市场、销售、事业部总经理等岗位上历练,他不得不快速适应陌生的领域,清零已有的成功。

听上去像是一个逆袭的励志故事,不过他身处传统行业,再加上低调务实的作风、独特的成长履历,所以你不会在机场书店屏幕上看到他。虽然,他很喜欢引用那个经常在机场书店屏幕上出现的人。

18号这天的交流会上,方洪波说:美的模式是复制不了的,“绝对复制不了的”。

那么,问题来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利用半个工作日,投入50多名管理层的时间成本,来到一家制造业为主的公司,到底学些什么?

郁亮说,两届公司业绩相当,但含金量不同,万科遇到的压力不如传统家电行业,但美的各类家电都做到数一数二,三年前美的开始调整,现已收效,可为万科借鉴。

方洪波说,家电行业“大规模、低成本”的商业模式已经失效了,移动互联扩展和模糊了整个行业的边界,竞争的焦点从独立的产品延伸到相关产品的系统。

这个说法听上去很理论化,不过看到最近美的结盟小米,做智能空调,也就能理解。方曾说,智能家电中的模块是核心,“一定要用美的的模块”。

方还强调,现阶段,组织和管理变革比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更重要,组织不改,什么技术、产品改造都是空的。

他这样说是有底气的:员工数由三年前的20万人减为今天的11万,利润却是2012年的3倍。

手握骄人业绩,他并没有满足,最近还在酝酿进行新一轮“翻天覆地的改造”,以顺应互联网时代的潮流。他谈到,马云给的建议是:传统企业互联网改造,关键取决于董事长,“董事长想改就改了,董事长不想改就永远改不了。”

说这话时,他加重了语气,他说自己相信这个时代,也试图看清这个时代,但总感觉力不从心,看《失控》,“看了好几遍没看懂。”

谦虚。当然,笔者以为,看懂《失控》不等于转型一定能成功,其中关节在于:跟你一起走的人是否看《失控》。

方这样形容转型中的感觉:一个拳头打下去,就像打在棉花上一样,没反应。

话音未落,万科这一边的前排,频频点头。

棉花不是质疑拳头的权威,而是太擅长把受到的压力分散、变形。领导力强如毛主席,也谦逊地说自己“没有能改变世界,只是改变了北京郊区的几个地方。”随着组织规模的增大,管理做到最后,都是与人性中的五十度灰搏斗。

这三年,他取消了管理层的专用电梯、小食堂;让集团高管由管理者变为执行者,提高效率;完善股权激励计划和合伙人计划;在“不换思维就换人“的思路下,他提出每一个层级必须配80后、90后,平均年龄必须不能高过30岁(马云对他说过:年轻人最相信未来,因为他们没有过去)……

笔者随队走访过不少大企业,这些做法还是令人大开眼界。三年又三年,美的不停自我更新,那么,什么是不变的?

对于全场最后这个问题,方洪波的回答是:唯一不变的就是变。

这是何享健的真传,也与王石的“自我更新”论殊途同归。不过在笔者看来,其中还是有不变的,方洪波讲到一个细节:在家电行业,说明书跟产品实体不吻合是行业潜规则,但美的下决心改了过来,“我们宁愿做老实人,老实人不会吃亏。“

什么是老实人?老实人是一种市场战略,也是一种职场战略,美的与方本人的经历可为证,周六拜访碧桂园也有此感。当然,“聪明人”也是一种战略,只不过随着组织的增大与延续,“聪明人”太多并非福音。

他在最后畅想了美的的未来:建立外部创投平台+内部创业平台;建立全球创新中心;进军机器人等高附加值行业……一股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豪迈,让笔者不由感到变“软”后又渐渐变“硬”的未来世界。

两个多小时的交流结束,走出美的总部,雨后的阳光倾泻而下,方洪波携团队在门口送别万科人。笔者与他交换名片,他一看,问道“现在周刊还有纸版的吗?”

笔者答曰:“已经全面互联网化,纸刊偶尔还会出专题。”

他似有惋惜之色,与笔者合影。
二十多年前,一位学历史的年轻人,放弃了体制内的人事关系、户口,来到广东,成了一家公司的内刊编辑,风云际会,今天他是一家大型企业集团的掌门人。

二十多年后,另一位学历史的年轻人,放弃了体制内的人事关系、户口,来到广东,成了另一家公司的内刊编辑,时代催生的传奇当然不会重现,对历史学的温情依旧。

他向身边曾经的方主编致敬。#

现场问答精华

万科问:转型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有何应对机制?

方洪波答:最大的问题是过去的经验、思维、传统。转型中最大的感觉:一个拳头打下去,就像打在棉花上一样没反应。但要像飞蛾扑火一样做,即便不当董事长,也要做下去。
李飞德(美的副总裁)补充:可以搞特区。集团搞例外管理,管得越多,死得越快。大家的问题都差不多,要耐心。

万科问:在家族企业中,职业经理人应该注意什么?

方洪波答:双方的信任。
万科问:转型中任务管控的方式有何变化?会不会出现低层级员工指挥高层级员工的现象?

方洪波答:高管不能只是管理者,还要是执行者。要彻底用互联网精神改造我们,评估新产品时,传统的经验会束缚你,不去试怎么知道?

万科问:美的近年利润、毛利率大幅增加,是如何实现的?

方洪波答:市场不好,主要靠我们自身的转变。利润提升,根本的原因是建立新的商业模式,往高端做,提高产品平均单价。人员虽然少了,但效率提升。

万科问:对互联网未来趋势有何大的判断?

方洪波答:大的脉络是走向智能硬件时代。未来智能硬件一定会有一个连接的标准,此外智能语音和数字传感技术也将兴起,未来空调可能就是用语音控制的。

万科问:转型中哪些是不变的?

方洪波答:何总说过,美的唯一不变的就是变。

最后编辑:
作者:企业考察
跨界学习,把课堂搬到现场,零距离接触一流企业,用大企业的经验提高自己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