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杆资讯 > 学习华为管理常用的22个隐喻: 从”黑寡妇”到”针尖战略”
2015
06-09

学习华为管理常用的22个隐喻: 从”黑寡妇”到”针尖战略”

1243148601

1、黑寡妇

黑寡妇是老板在在2010年PSST体系干部大会上的讲话时提出的一个概念。

黑寡妇是拉丁美洲的一种蜘蛛,这种蜘蛛在交配后,雌性会咬死并吃掉配偶,作为自己孵化幼蜘蛛的营养,因此民间为之取名为“黑寡妇”。任老板说:以前华为跟别的公司合作,一两年后,华为就把这些公司吃了或甩了。华为跟别人合作,不能再做“黑寡妇”,要开放、合作、实现共赢,多把困难留给自己,多把利益让给别人。(咔嚓:任老板及时发现了自己可以做皇帝,但不能做孤家寡人!识时务的英雄)

我们看到,近几年华为一直在提倡“做厚供应商”,其实就是对“不做黑寡妇”的一种身体力行,希望加强与优秀供应商的合作,实现共赢。

2、红舞鞋

这是一个童话故事:有一双非常漂亮、非常吸引人的、有魔力的红色舞鞋,女孩子把它穿在脚上,跳起舞来都会感到更加轻盈、富有活力。有位姑娘实在抵挡不住这双红舞鞋的魅力,不听家人的劝告,悄悄地穿上跳起舞来,她跳过街头巷尾、跳过田野乡村,她跳得青春美丽焕发,真是人见人爱,人见人羡。姑娘自己也感到极大的满足和幸福,她不知疲倦地舞了又舞。夜幕来临,姑娘感到倦意想停下来,但她无法停下舞步,因为红舞鞋还要跳下去。不管理姑娘如何害怕,如何想家,可红舞鞋一直在不知疲倦地带着她跳下去。终于人们发现姑娘死在一片青青的草地上,她的双脚又红又肿旁边散落着那双永不知疲倦的红舞鞋。

从理智上来说,人们绝不会以生命为代价去追求个人事业上的短暂成功。可是人们还具有太多的不受理性控制的感情方面的因素。人生的道路上象红舞鞋这样的诱惑是随处可见、时时可见的。要面对它而能够做到心不为所乱,行不为所动,实在是很不容易的事情。经营企业如同经营人生。企业的表现归根结底就是企业经理人的表现。企业经理人每天也同样面临着类似于红舞鞋的诱惑。

任老板经常在各种场合反复地强调:“我现在想的不是企业如何去实现利润最大化的事,而是考虑企业怎么活下去,如何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的问题。”乍一听,这句话的调门不高,但是仔细一想,这却是一句真心话,也是一句对企业实实在在负责任的话。经营企业当然要赚钱,但是首先要做到的却是要避免损失、不能亏钱,一亏钱,心里就发毛,就容易乱阵脚,活下去就会出问题。为了活着,公司必须确定一个必须达到的最小利润率。

 

3、萤火虫

任老板曾经说过:华为的光辉是由数千微小的萤火虫点燃的。萤火虫拼命发光的时候,并不考虑别人是否看清了他的脸,光是否是他发出的。没有人的时候,他们仍在发光,保持了华为的光辉与品牌,默默无闻,毫不计较。没有每一个萤火虫拼命闪光,华为就会晦暗无光。当然,包括我们这些正在闪光的小虫,也包括离开了我们独自高飞的大虫、老虫、小小虫……他们都曾经贡献过。

华为的光辉就是由数千微小的萤火虫点燃的,他们可能是研发工程师、商务经理、项目经理、会计、质量工程师、生产线工人、采购专员、翻译、文秘、客户接待员、礼宾司机……平凡的人,平凡的岗位,却因为他们的存在,铸就了华为事业的基石,华为的光辉与品牌才得以保持。

4、不拉马的士兵

有这么一个故事:一位年轻有为的炮兵官上任伊始,到下属部队视察其操练情况。他在几个部队发现相同的情况:在操练时,总有一名士兵自始至终站在大炮的炮管下面,纹丝不动。军官不解,究其原因,得到的答案是:操练条例就是这样要求的。军官回去反复查阅军事文献,终于发现,长期以来,炮兵的操练条例仍因循非机械化时代的规则。站在炮管下的士兵的任务是负责拉住马的缰绳(在那个时代,大炮是由马车运载到前线的),以便在大炮发射后调整由于后坐力产生的距离偏差,减少再次瞄准所需要的时间,现在大炮的自动化和机械化水平很高,已经不再需要这样一个角色了,但操练条例倒没有及时地调整,因此才出现了“不拉马的士兵”。

不拉马的士兵:也就是多余的人。多余的人多了,就会有各种主意,各种折腾,各种浪费,各种斗争,各种亮点。从管理角度看,此举大大提高了管理的效率(用最少的投入获得最大的产出),军队因此可以节省相当的人力在另外的岗位上工作,又可以获得额外的收益。从组织的角度来进行分析,这实际上是一个组织工作系统的优化过程。“人得其事,事得其才,人尽其才,事尽其功。”在每一个企业组织中,完善的组织设计和合理的运作目标就是这十六字方针。反观目前许多企业的组织结构,“不拉马的士兵”随处可见,我们的企业又如何能够高效发展呢?

5、薇甘菊

几年前,任老板首度引入了“薇甘菊”概念,这个概念恰恰反映了他和华为身上典型的、突出的理想主义气质。

薇甘菊是南美的一种野草,它疯狂生长的速度超越了所有的植物,被植物学家称为“每分钟一英里”的恐怖野草,它只需要很少的水分,极少的养分,但却能迅速地蓬蓬勃勃地覆盖所有的植物。就是这样一种迅速扩张,迅速成长的特性,使得与它争养分、争水分、争阳光的其他植物一个个走向窒息,走向衰亡。

二十多年前的华为最早不过就是一粒草籽,一粒草籽长成一株小苗,然后一株小苗上有几个节点,这些节点都是以“每分钟一英里”的速度迅速的扩张。到了今天,华为一个个的竞争对手,那些百年巨头们,那些电信巨无霸们,一个一个在衰落,一个个地在垮掉,而华为成了电信制造行业的全球领导者。

未来的华为还具有这样一种薇甘菊的勇气、力量、信念和激情吗?帝国型企业都是一场繁华梦,在今天这个变化大于变革的时代,所谓永恒的商业理想都是不现实的。27年的华为是一种薇甘菊,今天15万人的华为在西方企业的眼里也是一个商业帝国了,但是这个帝国能够持续地走下去吗?倒下是必然的,只是何时的问题,大而不倒是神话,然而我所看到的今天的华为,依然具有强大的进攻性,依然具有薇甘菊那种疯狂成长的激情。

6、拧麻花

这个词几年前用的很多,现在少了。任老析说的“拧麻花”,一个往左使劲,一个往右使劲,结果是绳子越拧越紧,建立起一种矛盾双方既对立又相互促进的机制,避免发展的大起大落。任老板有一次特别提到,当他参观埃及金字塔时,在展厅里发现一根陈列在橱窗里的四千多年前的麻绳,至今还拧得紧紧的。

 

7、少将连长

在任老板近年的不少讲话中,多次提到“少将连长”这个词,他说:“少将有两种,一是少将同志当了连长,二是连长配了个少将衔。”据此分析,公司出现“少将连长”可能至少有两个途径:

第一, 是高级干部下到基层一线,当基层主管,带小团队冲锋陷阵,充当尖兵;或者如同重装旅,作为资源池,到一线协调指挥重大项目、建立高层客户关系、建设商业生态环境,充分发挥老干部的优势。

第二,“连长配了个少将衔”,就是提高一线人员的级别,一线基层主管、骨干因为优秀而被破格提拔,职级、待遇等等达到了很高的水准,这样,就会引导优秀人才到一线、长期奋斗在一线,逐渐筛选出优质资源直接服务客户,从而创造更大的价值。

其实,华为不乏职位能上能下、工资能高能低的基因和历史传统,但现实中却逐步在走向僵化、固化甚至封闭,尤其在平稳发展的市场、区域或业务领域表现更为明显,在严密的职级薪酬框架限定下,即便是“骨干”、“英雄”,要升一职升一级也得在框架里熬上几年,更不要说普通员工了。曾经看到任总说过给予公司高管“破格提名权”的事:“我们给每个轮值CEO每年50个破格提名权”,“没有限制片总的提名数量”。但实际破格提名的名额使用的寥寥无几,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少将连长的出现是多么不容易。

8、九龙治水

是一个古代的典故,原意指多条龙治水,结果没有龙去管行云布雨之事。任老板还有一个类似说法就是: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结合公司的业务,2013年以来,内控、SSC、流程质量、各流程PC都加大了对合规和流程遵从的管理力度,投入了很多精力,这是好事,但是如果每个部门每个主体都有一套自己的做法,各自为政,既管理不好,也是人力财力的浪费。

所以老板指出:针对流程责任,财务和监管部门担负起来的是点对点的建立冷威慑;工程稽查部门的责任是建立方法和培训干部,补充到流程里面去,发现或输出问题。如果以这种方法梳理你就不会重复交叉和管理复杂。综合管理,我是支持的,不能九龙治水。

9、盐碱地

老板在N年前与财经变革项目规划汇报会上提到“盐碱地”的概念,后来这个词就在公司内被广泛使用。盐碱地所含盐分太多,不利于作物的正常生长,特指环境恶劣。在华为的很多市场,由于国际环境等诸多因素影响,辛勤耕耘却可能换来颗粒无收,这些地区和国家就被老板形象地称为华为的盐碱地。

华为的成功在于坚持不懈地推进“鸡肋战略”,在西方大公司看不上的盐碱地上,一点一点地清洗耕耘。而且,薄利也逼着公司在很窄的夹缝中锻炼了能力,提高了管理水平。

10、红军蓝军

“蓝军”扮演假想敌部队,当战争来临时,红军来抵御蓝军的入侵,蓝军的作用是:找到红军的破绽,给红军带来威胁。红蓝军对阵列可以总结出很多经验和战法,不断反思战败的原因,这样才能提高部队的作战水平。

老板曾在讲话中指出: 蓝军存在于方方面面,内部的任何方面都有蓝军,蓝军不是一个上层组织,下层就没有了。在你的思想里面也是红蓝对决的,我认为人的一生中从来都是红蓝对决的。我的一生中反对我自己的意愿,大过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是我自己对自己的批判远远比我自己的决定还大。我认为蓝军是存在于任何领域、任何流程,任何时间空间都有红蓝对决。如果有组织出现了反对力量,我比较乐意容忍。所以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共同打天下,包括不同意见的人。进来以后就组成反对联盟都没有关系,他们只要是技术上的反对,只要他们不是挑拨离间、歪门斜道,要允许技术上的反对。

11、狼狈组织

狼的前腿长,后腿短;狈则相反,前腿短,后腿长。狈每次出去都必须依靠狼,把它的前腿搭在狼的后腿上才能行动,否则就会寸步难行。同时,狼善执行,狈善策略。相互合作取长补短。

华为在很早之前在研发与市场系统建立了一个适应狼生存的组织构架的机制,不仅可以吸引大量具有强烈求胜欲的进攻型、扩张型干部,激励他们像狼一样不顾一切地捕捉机会,扩张产品与市场,同时,培养一批善统筹、会建立综合管理平台的狈,以支持狼的进攻,形成狼狈之势,狼狈为一体,默契配合,高效率行动,狈支持狼,给狼出谋划策,推狼前进。

老板把这种组织形象地称作“狼狈组织”。他认为,组织机制在用人制度上,要能吸引具有世界水平的狼加入到华为的队伍中来,同时也要能培养自己队伍中的一批狼来,“即使第一代狼不行了,第二代狼又出来了。新狼还会不断找上门或培养出来,总会有一个狼的鼻子能嗅准未来的信息世界,能不断给新人成长空间与成长机。

12、铁三角

随着业务的增长,公司的部门墙也越来越厚,各个部门管理各成一摊,内耗增大,面对客户深层次的需求,开始慢慢变得被动、互相推诿和迟钝!在项目中,团队沟通不畅,信息不共享,客户关系也很不到位;执行产品解决方案不能符合客户要求;交付能力不能使人满意。由此,产生了一个特殊的组织:铁三角。客户、产品及解决方案、交付是华为铁三角的原始模型

13、林志玲的美

林志玲被称作“东方第一美女”。老板以林志玲来比喻强大起来的华为,一是说明老板有着流行的审美标准(咔嚓:呵呵,呵),二也反映出他对华为的自信与自豪,三是表明华为高层价值观的统一。

这根源于美国部分媒体长期对华为的丑化。任正非有点激愤地说:林志玲的美不是泼水就能否定的,华为也不是美国说怎样就怎样的。华为也会自强不息,尽管我们现在并不美丽,攀附了林志玲。林志玲非常美丽,但永远美丽的是她的影像;华为也美丽,美丽的是它过去曾经燃烧过的岁月。当然,华为也会变老,变丑,直至死亡的。华为是会如美国媒体的愿望而消亡的,不过是很多年以后,而不是它们希望的马上。

华为尽管可以称得上“美”了,但要想更美,更久地美下去,就必须多批判自己。只要华为坚持以客户为中心,持续给客户带来价值,帮助他们成功,华为美丽的光芒是挡不住的。(真的可以给员工的员工赞一个)

 

14、深淘滩,低作堰

这是两千多年前都江堰水利工程的修建原则。“深淘滩”就是指每年岁修时,河床淘沙要淘到一定深度,淘得过深,宝瓶口进水量偏大,会造成涝灾;淘得过浅,宝瓶口进水量水量不足,难以保证灌溉。为此,相传李冰才在河床下埋石马,明代起改埋卧铁,作为深淘标志。“低作堰”是指飞沙堰在修筑时,堰顶宜低作,便于排洪排沙,起到“引水以灌田,分洪以减灾”的作用。切忌用高作堰的方式在枯水季节增加宝瓶口的进水,那是一种急功近利的做法,在洪水季节会造成严重淤积,使工程逐渐废弃。

对应于华为,深淘滩,就是不断地挖掘内部潜力,降低运作成本,为客户提供更有价值的服务。客户决不肯为你的光鲜以及高额的福利,多付出一分钱的。我们的任何渴望,除了用努力工作获得外,别指望天上掉馅饼。公司短期的不理智的福利政策,就是饮鸩止渴。低作堰,就是节制自己的贪欲,自己留存的利润低一些,多一些让利给客户,以及善待上游供应商。将来的竞争就是一条产业链与一条产业链的竞争。从上游到下游的产业链的整体强健,就是华为生存之本。

15、蜂群战术

蜂群战术是讲究平时只有少数参与侦察,有战斗时,能迅速进行集结大股队伍进行团队作战(重装旅),仗打完了能迅速撤退,投入下一个场战斗,效率极高。

华为要避免打仗时没有人来,仗打完了没人走。任老板曾在讲话中提到,我们借用了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的组织模式,片区联席会议要用全球化的视野,完成战略的规划,并对战略实施进行组织与协调,灵活地调配全球资源对重大项目的支持。“蜂群”的迅速集结与撤离的一窝蜂战术,将会成为新一年工作的亮点,并以此推动各地区部、代表处、产品线、后方平台的进步。地区部是要集中一批专业精英,给前线的指挥官提供及时、有效、低成本的支持。

16、重装旅与陆战队

重装旅是指专业化的队伍,给陆战队提供资源和炮火。在地区部设置重装旅,代表处和系统部则是陆战队。海军陆战队规模小、装备轻、具有综合作战能力、暴发力强,是华为设置在一线作战单元。

老板借用“重装旅”的概念,来描述地区部与代表处的关系。若代表处不是一个轻型的组织,那么成本是非常高的,而且闲置的资源会腐化了我们整个战斗力。一个地区部管十几个国家,因此,它可以是各种专业力量的共享、协调中心。当然,汇聚的力量是逻辑的,并非物理的。

地区部重装旅的建设,是重视各种平台的建设,共享中心的建设,经验的总结,人员的培训。同时,是根据代表处组织配置中缺少的能力,要在地区部补上。不管是解决方案、服务、投标、……,各种业务要集中一批尖子,随时像蜂群一样,一窝蜂的对重要项目实施支持。这些尖子可以是物理式的集中,也可以是逻辑上的集中。他们要定期人员流动,实行纵向循环、横向循环,以促使各方面作战能力的提升。

 

17、蓝血十杰

虽然现在看过度数字化也有负面影响,导致对人的不信任、物化等,但基于我们的历史和习惯,国人在管理中还是多习惯于凭经验、用手段、靠智慧,不太重视秩序和规范,即便是在华为非常强调流程和制度,也还是有非常多的凭经验拍脑袋、蒙一蒙估一估的“蒙估”先生。学习蓝血十杰,讲求数字和事实的度量,倡导科学管理,这方面多来点“矫枉过正”也未尝不可。

公司司近期发文评选华为管理体系中的蓝血十杰,将重视管理提到同重视研发、市场同样的高度,以促使管理理性、有效、简单。

18、力出一孔

华为近年来提出了“力出一孔,利出一孔”的导向,尤其是老板说:“水和空气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东西,因此人们常常赞美水性、轻风。但大家又都知道,同样是温柔的东西,火箭可是空气推动的,火箭燃烧后的高速气体,通过一个叫拉法尔喷管的小孔,扩散出来的气流,产生巨大的推力,可以把人类推向宇宙。像美人一样的水,一旦在高压下从一个小孔中喷出来,就可以用于切割钢板。可见力出一孔,其威力。”

水是温柔的,水也是恐怖的,水能载舟,水当然能覆舟,它有强大的力量。水的力量要聚集,滴水才可以穿石。所有小溪汇成大河,尤其是在集中的管道里头、集中的河道里头,它的穿透力将是无比巨大的。十五万人的能量如果在一个单孔里去努力,大家的利益都在这个单孔里去获取。如果华为能坚持“力出一孔,利出一孔”,下一个倒下的就不会是华为。

19、云、雨、沟

我们一定要有一条“沟”,将华为的水流集中起来发电,IFS/IPD/ISC/LTC要融会贯通,成为一条沟。华为的哲学是“云”,一定要下成“雨”才有用,“雨”一定要流到“沟”里才能发电。若没有“沟”,“雨”到处泛滥,能量也就泛滥了。

 

20、乌龟精神

华为就是寓言中的那只大乌龟,二十五年来,爬呀爬,全然没看见路两旁的鲜花,忘了经济这二十多年来一直在爬坡,许多人都成了富裕的阶层,而我们还在持续艰苦奋斗。爬呀爬……一抬头看见前面矗立着“龙飞船”,跑着“特斯拉”那种神一样的乌龟,我们还在笨拙地爬呀爬,能追过他们吗?

在干部大会上,老板提到了“用乌龟精神,追上龙飞船”,很形象地描述和总结了华为这25年来的发展历程,也对未来华为实现持续自我超越提出了可行的指导原则。乌龟能够最后跑过兔子,归功于乌龟心无旁骛,苦练内功,聚焦和持续奋斗的精神,当机遇来临时,才不会错失。

“用乌龟精神,追上龙飞船”实际上提醒着我们只要锲而不舍,持续不断地学习和追赶,一点一滴地改进,实现超越业界领先并不是遥不可及的。

21、静水潜流

老板一直强调华为管理要静水潜流,沉静领导,灰色低调、踏实做事,不要张扬,不要激动

静水潜流之道就是表面看似一种平静,其实不然。水代表了世界上最柔弱的东西,但又是战胜其他所有事物最强大的力量。《老子》就有:“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水,以柔克刚,弱者也即强者,天下莫能与之争。

静,是一种没有摇旗呐喊的张扬,不显山不露水,不虚张声势的收敛,是一种蒋干盗书,看似漫不经心,其实是目标明确,精心策划,含而不露,心机深藏,一切都在不言之中达到目的。静,并不是真得平静,真得什么都没做,而是表面看起来是平平静静,其实是春雨润物,水滴石穿,蕴藏着巨大的能量,是“于无声处听惊雷”。

水,两千多年前,孟子从水中领悟到:“源泉混混,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有本者如是,是之取尔。”用具有源头水不断流动,比喻人应在道德修养中持续不断地更新自己的道,君子立身处事要如流水般有本有源,才能源远流长。《孟子•离娄下》也说明儒家之道就像水一样,在古代文化中有着充沛的源泉。

孔子用恒常的、积极的和永不停息的流动之水来说明人类追求理想时所付出的无止境的努力。他曾站在河边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假如你不知水之深浅,拿起石头往水里,水花溅得起响,水声越是响亮,水就越浅,而溅不起什么水花,没有多大的水声,那水一定是深不可测,其蕴藏着的力量是巨大的。这就叫做“静水潜流”。

 

22、针尖战略

有人在网络上描述华为的战略是针尖战略,老板非常认同,认为他说出了真理。

老板说:华为是一个能力有限的公司,只能在有限的宽度赶超美国公司。不收窄作用面,压强就不会大,就不可以有所突破。华为只可能在针尖大的领域里领先美国公司,如果扩展到火柴头或小木棒这么大,就绝不可能实现这种超越。我们只允许员工在主航道上发挥主观能动性与创造性,不能盲目创新,发散了公司的投资与力量。非主航道的业务,还是要认真向成功的公司学习,坚持稳定可靠运行,保持合理有效、尽可能简单的管理体系。

聚焦主航道就是所谓的针尖战略。他说,收窄战略面,聚焦在针尖领域,就踩不着别人的脚,不会与别人产生利益冲突。要防止盲目创新,四面八方都喊响创新,就是我们的葬歌。(咔嚓:华为就是一个随时在创新的企业,所以没必要再天天喊创新)

(来源:心声社区 作者:咔嚓院长)

最后编辑:
作者:企业考察
跨界学习,把课堂搬到现场,零距离接触一流企业,用大企业的经验提高自己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