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杆资讯 > 转型进行时:制造业的“生态”革命
2015
06-15

转型进行时:制造业的“生态”革命

“我们决不会为了短期利益而出卖未来”——在揭阳中德金属生态城中表面处理中心大楼楼体外立面上,这行红色大字分外醒目。

14119535476989

这代表了如今广东省揭阳市部分金属加工企业们的心声。揭阳市是我国五金基地市之一,以金属制造和加工闻名,而以电镀加工为主的业务也是污染的重要来源。 政府和企业“解决污染、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想法由来已久。

解决问题的契机出现在2014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德期间。在中国与德方签订的《中德合作行动纲要》部署探索中国企业与德国中小企业合作的新模式、新路径、新举措,按照“中国制造2025”总体部署和要求,积极对接德国工业4.0。探索开展一批合作示范项目;加强与德国在技术、设备、信息化、人力资源等方面的合作。

5月中旬,工信部批准中德金属生态城为中德中小企业合作区。首届中德中小企业合作交流会以“一带一路,携手共赢”为主题,于2015年5月16日在揭阳市举行启动仪式6月4日~7日开展企业对接活动,中德双方签署了34个项目、30个谅解备忘录、120项会议纪要。

对于揭阳来说,这场制造业的“生态”革命刚刚开始。

 民企自发管理污染

6月6日,揭阳金属生态城的金属表面处理中心正在进行最后的装修工作。

表面处理中心总监蒋小有介绍。这个金属表面处理中心将集中处理生态城内金属加工企业的排污,经过清洁处理后的水免费给企业用于生产,而从废水中分离出来的金属等物质将“变废为宝”再进入市场。“第一期的厂房名额已经满了。我们会尽快开展二期和三期工程,让更多的企业能够入驻。”他说。

根据中国五金协会的统计,揭阳市共有7000多家金属加工企业,中小企业占90%以上,五金不锈钢制品占全国市场份额的30%,并且出口150多个国家和地区。但是,大量的电镀企业零星分布于全市各个角落,设备简陋、工艺落后,大多不具备污染物处理能力。

广东省环保厅发布的2014广东环境状况公报显示,揭阳在全省PM2.5年均浓度排名第五,水质方面,揭阳跨市河达标率仍然为0,而揭阳的环境保护公众满意度居倒数第四位。

“我们的计划是把几百家涉及到电镀、酸洗的企业集中在一起生产,排污一起处理。” 揭阳市凯链不锈钢有限公司总经理、揭阳市金属企业联合会董事周凯练表示, 目前揭阳市的这些中小企业正在自发推动合并、整合,方便一起入驻生态城。

周凯练现在是中德金属集团有限公司、也就是中德金属生态城运营方的股东。中德金属集团有限公司是个专为中德金属生态城成立的民营企业。

“最初大家就是想把生活污水、电镀酸洗的排污集中处理。”周凯练表示,因此二十几家企业共同出资10亿元,打算来做这个事情,在市政府的推动下,最终落地成中德金属生态城、中德中小企业合作区 。

在这次交流会上,周凯练结识了一家有着更清洁的金属表面清洗技术的德国企业。他立刻带对方去了自己的企业考察,打算引进对方的技术。

德国欧绿保集团,与广东省广晟资产经营公司在揭阳成立欧晟绿色燃料有限公司,引进其第三代生活垃圾处理技术,在中国实现本土化并进行生产。

目前中国70%的垃圾是通过第一代技术即填埋方式进行处理的。现在,第二代焚烧技术正在推广,但由于会产生二噁英等致癌物质,在不少城市遭遇到老百姓的抵制。欧绿保董事长史伟浩介绍,他们的第三代处理技术是对生活垃圾先进行细致的分选,把有用、有害的物质分离,然后把真正可燃的进行焚烧发电,或做成碳棒。

除了环保企业,中德金属生态城还引进了艾萨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和广东艾萨医疗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合作建立医疗器械技术信息生产基地,以及费迪南。鸣乐控股有限公司和中方企业成立生产基地等项目。

除了制造产品,还“智造”人才

产品技术的合作并不是此次中德企业合作的全部。

“揭阳金属行业总体处于产业价值链的中低端,是由民营经济自发形成的产业集群,绝大多数中小企业依旧处于家庭式手工作坊式生产状态,尤其是在技术创新和产品设计方面,主要依靠引进和模仿,普遍没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与国际品牌企业相差甚远。”这是中国五金协会对揭阳金属行业的描述。

对此,周凯练说得很直白:“人家一个工人就是工程师,我们的工人是随便在路边就能招进来,你说这样的工人能给我创造技术吗?”即使是要和德国企业合作,他首先想到的也是通过让利、合作,应用对方成熟的技术,而不是创新。

“有个做高压锅的企业家,自己买了十多万元的高压锅、刀叉回来。他说人家的东西设计好、品质好,看起来手感都不一样。”中德金属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刘飞舟感慨。

中国意在提升在全球产业链上的地位,“制造”向“智造”转型是必由之路。

为了实现“智造”,更重要的是人才。

参与过“中国制造2025”规划制定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曾经公开指出,中国制造不是技术问题, 而是运用这套技术去生产的人不行、工艺不行、管理环节不行,整个企业文化不行。“中国是产业工人有问题,我们对产业工人技术的培训、对他们的地位认识不行,这其实是我们的核心所在。”他说。

改革开放30多年来,农民工代替产业工人,成为中国制造的主力人群。但他们大多在职业技能上,始终缺乏足够的培训。

德国艾森林根应用科技大学副校长瓦尔特·查纳斯基介绍,在德国,是由应用技术学校担负着培养工程师的重任,将科学研究和应用工作结合起来。“在德国,产业工人、工程师的地位是很高的,他们也有机会去成为研究生和教授。” 现在,这种模式可能有机会在揭阳落地。

揭阳金属企业联合会副会长姜增彬表示,会争取在入园的企业中建立实习基地。

查纳斯基表示,这所筹备中的大学的中国学生将会有去德国交流学习的机会,同样德国学生也可以来中国交流学习,“这样有利于他们熟悉对方的文化、工作更加便利。”

该大学的工作内容还包括为企业培训工人和培训中国的企业家以及组织企业家去德国考察。

姜增彬称,今年下半年将办学计划上报教育部。

  新常态下的中欧合作

面对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大环境,中国欧盟商会最新发布的《商业信心调查2015》显示,近三分之一的欧洲企业搁置投资计划,39%的企业选择削减成本、其中61%的企业选择削减雇员,其中大部分是大型制造业企业。

“我们调查的对象中,60%是中小企业,21%是跨国企业,其中中小企业对中国的商业信心反馈积极。”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在6月1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仍然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最具潜力的市场。

与中国欧盟商会合作进行调研的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的大中华区执行总裁刘文波介绍,由于中国和德国等一些国家正在积极促成合作,未来几年,欧洲中小企业可能会加大对中国的投资。

接受采访的德国工商大会会长史伟哲和德国联邦雇主协会德国联邦雇主协会名誉会长迪特·洪德、西南金属与电子企业联合会总干事皮尔·米歇尔·迪克等人都认为,随着大型跨国企业将生产基地转移到亚洲,为这些企业提供零部件的中小企业也势必需要跟着转移。

而揭阳,之所以成为一些德国中小企业的选择,在广东保库智能管网系统有限公司总经理宁好敏看来,和政府的简政放权不无关系。“很多地方的政府都提供‘一站式’服务。”宁好敏认为这种主动服务的意识很难得。

“企业信息都按行业分类,中德双方的企业可以通过我们的预约系统进行匹配, 降低了选择合作成员的成本。我们在德国有6个办事处,德国合作伙伴都是我们亲自考察过的,中国的企业不用走出去一家一家看。”刘飞舟介绍。

刘飞舟称,中德金属集团有限公司依托中德金属生态城,打造广东省甚至中国中小企业走进德国的平台和德国的中小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的平台。“我们认为这个模式可以解决我国产业升级等很多问题,这也是我们得到各大部委高度认可和支持,得到企业、行业协会认可和支持最关键的原因。”

按照规划,中德金属生态城计划投资1500亿元,2020年全部建成。

“10亿元是启动资金,政府目前给我们的优惠政策就是让我们原价拿地。”周凯练表示,后期希望能够通过贷款、将土地转给入园企业来增加滚动资金。据生态城的简介称,该园区还将打造中国金属产业金融平台,首期10亿元的金属产业投资基金已经成功发行并投入开发建设,未来还将发行多只产业基金进行开发建设,将计划建立金属产业银行。

最后编辑:
作者:企业考察
跨界学习,把课堂搬到现场,零距离接触一流企业,用大企业的经验提高自己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