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杆资讯 > 白岩松对话刘强东:真与假,虚与实,远方与故土
2015
12-22

白岩松对话刘强东:真与假,虚与实,远方与故土

12月17日,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刘强东应邀接受了白岩松的专访。与名嘴对话,刘强东自然畅所欲言,先后谈到了“双十一”、假货泛滥对经济的伤害、知识产权保护、农村电商等焦点话题,很多观点都是首次公开发表,最后,这位白手起家的互联网大佬还袒露心声,说出了自己对京东未来的期许。

QQ截图20151222103607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摄影师 马迅)

白岩松:观众朋友大家好,在网上买东西已经成为大家的一种习惯了,很多人说像空气一样。有的时候不觉得怎么样,没有的话那谁受得了啊。在网上买东西您选择哪儿呢?京东阿里巴巴苏宁很多的选择,可能接着有人问,那你得问我买什么,买电器可能好多人马上想到京东。今天我们的演播室请到的就是京东的刘强东,欢迎您,首先我得先祝贺你一下要当爸爸了。

刘强东:谢谢岩松。

白岩松: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刘强东:很幸福,很期待。

白岩松:这次参加互联网大会到现在已经进入到第二天了,你也出席开幕式、分论坛等等,跟很多朋友聊天。但是让你个人感触最深,这次被触动得比较独特的地方在哪儿?

刘强东:我觉得最触动的是这次见了这么多互联网行业的同行和朋友们,大家都很高兴、很兴奋。一方面是习大大出席世界互联网大会,给我们从业者打气;另一方面你要看他们的财报也发现,整个互联网各个公司的财报依然很好,跟我来之前感受完全不一样的。因为来之前我跟大量的传统制造业以及很多同学去聊天,感觉大量传统企业确实信心不足、充满着迷茫。到这儿来了感觉来到了不同的世界,这给我触动很深。

电商早已盈利 且能给养新业务

白岩松:尤其在年底的时候,大家对这一年运行的情况更了解了,你自己呢?一说到京东大家就会说很好,但是还不挣钱,您已经被问一万多次了,您现在的感觉对这个问题是什么?

刘强东:投资人现在基本上不问这个问题了,可能媒体比较关心。为什么投资人不问?因为他很清楚,每年我们有大量投入投到物流、云计算、金融,还有京东到家这些新兴业务,所有的新兴业务需要集团大量投资。而在巨额投资情况下,我们整个集团NON-GAAP(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的财报其实是在盈亏平衡线附近的,并不亏损。现在我们平时看到的所谓亏损是按照GAAP的财报,他有大量的摊销导致的所谓亏损。

白岩松:也就是说你比较基础的像京东商城其实是盈利的,否则很难做到还能补贴别人。

刘强东:对,如果把京东集团底下几个子公司分开来看的话,可以说京东商城早就已经盈利了,所以才能够有大量的现金投入到物流、京东金融、京东到家还有我们的云端业务上去。

举报垄断行为是为了呼吁良性竞争

白岩松:你看今年在“双十一”之前,突然大家看到新闻,京东黑板报举报阿里巴巴。您认同这件事吗?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是否依然觉得它是对的。

刘强东:当然对的,因为我觉得行业竞争一定要良性。你看美国、欧洲这种反垄断法非常强,不管你多大的公司只要触动反垄断法了,一旦启动调查了,后果往往非常严重。当然中国互联网发展20年了,到今天有很多互联网企业在行业做得很大了,具备了垄断地位。这时候我觉得我们也呼吁政府相关部门重视垄断的行为,因为垄断对国家经济一定是不好的。为什么国外反垄断法这么严厉?就因为垄断对国民经济、消费者、行业有极大的破坏性。

白岩松:当时对手要进行二选一等等,要么你选我,要么选京东,向有关部门的举报有结果了吗?

刘强东:目前还没有收到任何结果,大家知道现在整个中国传统品牌厂商的日子本身就不好过,你看他们的财报都是销售额下降,大量地关店。在这时候任何品牌厂商都是希望多开通一个销售管道,多一个管道日子能够好过一点。如果在这时候假如说我们从业者利用自己的垄断地位强迫一个品牌厂商只能跟他玩,而不能跟京东、不能跟其他所有伙伴合作的话,那么最后品牌厂商日子更难。

希望能够把“双十一”由过去只是注重低价变成注重品质

白岩松:其实每年的“双十一”成为网络购物的狂欢,但是到了今年大家反思得也非常多,你怎么看待?虽然你也积极在参与,是主动参与还是被动?你觉得“双十一”能持续很久吗?

刘强东:最近几年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被拖到泥潭里去。

白岩松:低价。

刘强东:对,像O2O、补贴,外卖餐饮,真的几个亿往里烧钱。导致从业人员如果不参与立马出局,参与了就是一片混战,其实最后的结果发现消费者并没有得到真实的好处。所以“双十一”这样的活动,我想我们每年会参加,但是我们更希望能够把“双十一”由过去只是注重低价变成注重品质,能够把全世界最好的品质,特别是中国品牌扶持起来,让消费者逐步从以便宜作为驱动力变成以品质和服务作为驱动力,这样我想整个中国电商行业才能够真正地进入一个良性循环。

知识产权做不好 中国就不会有伟大品牌

白岩松:你看像今天的标题头三个字是真与假,对于京东来说怎么理解这个问题?你特别在你的电商前面加了“品质”二字,是否与真与假有关系?

刘强东:对,因为假货是对知识产权的侵害,对整个国家经济伤害很大,我给大家举一个简单例子,过去我们都说国外的电影,中国有一段时间卖盗版光盘卖得非常多,老百姓很高兴,我看美国大片不用花钱。那时候政府执法力度也不够,后来网上盗版非常猖狂,最后政府找到了解决网上盗版的路子,你也看到抓了人了、罚公司、巨额罚款,几个亿罚款,一下子就把整个网络盗版全部刹住了。刹住之后带来的结果是什么?大批中国电影起来了,中国电影市场起来了,老百姓高兴了。过去拿一个破盗版光盘在电脑上看看就完了,也没什么好的音质,没什么好的画面。

白岩松:院线更谈不上了。

刘强东:现在陪着一家人去院线了,虽然票价多花六七十块钱了,但是去看的时候增进了家人情感的交流,对音效的品质、、画质品质都开始有各种要求,这样也激发了中国大量优秀的电影人出来了。在过去盗版风行的时代,中国搞来搞去两三个导演,今天一下子出来郭敬明一大批优秀的青年导演出来了,其实跟保护知识产权是有关系的。在我们的服装鞋帽行业中,为什么到今天为止,中国人没有设计出任何一款全世界流行的鞋?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设计出一个全世界流行的服装品牌?有一个非常经典的设计吗?没有。不是我们中国人没有这种才能,而是因为你辛辛苦苦花了半年的时间设计了一双鞋之后,马上有几千个品牌拷贝你的鞋,你的原创设计得不到保护。所以导致我们中国一大批有才华的年轻人,有智慧的年轻人不去搞原创设计,转而跑到网上来做这种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卖跟别人一样的鞋,抄别人、盗别人的。最后导致整个中国服装鞋帽行业的品牌也不行,而国外的品牌趁机进来了。你看最近国外所有大的品牌在中国市场发展速度非常快,而中国的服装鞋帽品牌全线溃败,其实都是网上的假货,还有对知识产权保护不利造成的恶果。

白岩松:你觉得是阿里巴巴的责任,还是消费者,还是监管?

刘强东:不能说哪一家公司的责任,整个社会各个部门都应该承担责任,政府肯定首先要承担责任,网络平台也要承担责任,消费者也应该撇弃那种不良的消费价值观。社会、平台从业者、政府、消费者都应该担负起自己的责任。

未来20年 互联网与传统产业同呼吸

白岩松:有的时候我观察你、观察京东时候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有的时候把你当成实体经济,有时候把你当成网络经济。因为你卖的东西,很多的品牌都是我们熟悉的,另一方面你又是作为电商,你自己觉得你是实体经济还是虚拟经济,互联网经济的一部分?

刘强东:首先京东肯定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我们所有的产品服务都在互联网上产生。但是这也是我想说的,整个中国互联网发展二十年。过去我们互联网跟传统经济是有点割裂的。不管传统经济怎么样,互联网各家过得很好。玩游戏的、搞资讯的、做电商的、做社交的、搞搜索的,跟实体经济没有关联。实体经济好的时候它好,实体经济不好它一样好。但是我相信未来二十年整个中国互联网产业再发展,必须是跟着实体经济一块,真的做到共呼吸同患难才行,要深入到传统行业去。

京东互联网+将激活农村经济

白岩松:互联网+您指的是农村,大家现在提到互联网的时候往往城市化,甚至高科技和未来化,但是您选择了农村,跟你是否在农村成长了18年有关?

刘强东:有一定关系,我在农村一直长到18岁才到北京上了人大,离开农村。苏北在那个年代是极端贫穷的,所以我在农村整个生活印象非常深刻,当我做电商的时候其实有一个思考。因为我知道作为一个农民买别人东西,比如买工业品,越穷的地方东西越贵,比北京、上海更贵。

白岩松:没错。

刘强东:京东在过去几年,前7年京东网络只覆盖了中国的一到三线城市,从去年开始京东网络渠道开始下沉,现在已经覆盖了三十万个村庄了。所以当我把物流深入到村庄的时候,我发现像电商和农村可以深入地结合,能够把两个价格歧视彻底地抹平了,一个是工业品对农民的价格歧视,让农民能够享受跟北京人一样的产品、价格和服务。第二,帮一个好东西能卖出去,卖出好的价格,因为它品质好,让城市的消费者也得到了安全食品。

白岩松:我觉得这是非常大的收获,开世界互联网大会不能仅仅想到在远方,有时候要回找,比如说回到自己的故土,包括我们庞大的农村。如果互联网领域能在农村发挥巨大的作用,中国的面貌都会改变。

最大的自豪是造福农民兄弟

白岩松:说到农村的时候也要说到你的员工,你现在已经11万京东人了。你曾经说过到北京、广州、上海任何一个街巷喊一嗓子有京东人吗?肯定会有。但是这11万人其中农村来的占比有多大?

刘强东:我们的专职员工70%以上来自于农村,如果加上我们40万兼职员工,因为我有众包物流,还有农村村民代理,把他们全加上90%以上是来自于农村的。

白岩松:你用什么样的待遇在对待他们?

刘强东:比如像北京配送员吧,北京配送员今年拿到手的人均工资已经超过七千元了,我给他全额足额交纳五险一金,不是按照北京市最低工资交纳的,我是按照实际收入来交纳的。

白岩松:你要没交纳这些,可能你也盈利了。

刘强东:没交纳,我全集团一年就能小十个亿了。

白岩松:因此他们的粘合度怎么样?

刘强东:我们配送员的幸福感还是很高的,而且所有的京东配送员,只要在我这儿干满三年以上的,基本上在他老家的县城都买了房子了,把他们的父母,把他们的孩子接到城市里去了。因为现在农村种地很容易了,不像我们那时候还要卷着裤脚,现在都机械化了,基本上给点钱,整个播种、收割全部不用自己做活了。

白岩松:我猜想这是你的一个非常大的成就感?

刘强东:这是让我真正能够引以为豪的,所以在任何时候其实说到京东取得的所有成绩,我从来没有觉得多么自豪。但是能够让我的兄弟们在老家买个县城的房子,能让我们的孩子们跟城里人享受一样的教育,这让我内心深处真正很自豪。

财富没有改变我的生活

白岩松:你什么时候自己对钱真是觉得好东西,什么时候对钱开始淡了?

刘强东: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刚到人大的时候觉得钱真是好东西。因为上学家里面就五百块钱给我,不可能再给我钱了。

白岩松:但是当真有钱了之后,钱就没那么重要了。

刘强东:对,其实到2001年的时候,当我个人资产过千万的时候,我觉得钱再往上没什么多大的差别,那时候我在北京没有房子,今天我在北京还是没买房子,还在租房住。我觉得我的生活跟十几年前基本一样。

成功就是能用一辈子做好京东

白岩松:还有一个问题,前几天记得听您说将来做什么?你说一辈子都做京东,能做到吗?

刘强东:我很专注,这辈子不可能再做另外一家公司,也不会再成就另外任何一番事业。

白岩松:你觉得将来的京东,想象中最好的京东该是什么样?

刘强东:最好的京东是让全世界人都信任信赖这家公司,一提到京东两个字,就觉得这家公司是最值得信赖的,能够做到这一点,我觉得我这一辈子就成功了。

白岩松:感谢您。

以下是白岩松对话刘强东视频:


 

最后编辑:
作者:企业考察
跨界学习,把课堂搬到现场,零距离接触一流企业,用大企业的经验提高自己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