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杆资讯 > 学院派看电商:市场不认知识 认创业能力
2015
01-26

学院派看电商:市场不认知识 认创业能力

W020110829513184169697

在这个生产技术大爆炸的时代,正襟危坐只有等待崩塌的局面。即使在学院派看来,也不得不承认,互联网经济、电子商务让这个时代发生前所未有的裂变。

市场不认知识,认创业能力。”大学教授会艳羡京东卖数码产品的小妹子,这是改革开放大潮中才会涌动而出的思想震荡。而今,互联网革命袭来,一场龙卷风过后,繁华的商业中心可能变为片甲不留的原始社会,这是不是危言耸听?且听6位齐聚一堂的教授,对互联网经济有哪些吐槽。

附:以下信息来1月7日在京举行的自2014中国互联网经济发展论坛暨《互联网经济: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形态》发布会。

柴跃廷:产品一诞生就是互联网化的

(国家电子商务示范城市专家委责任专家、清华大学教授)

1今年应该是一个转折点,因为新型人类已经登上历史舞台,成为社会的生产力的主体。整个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社会形态,这种社会形态叫做原始社会形态,或许不恰当,但至少释放的特征比较明显。当我们的网速达到10G以后,你就会从北京回到各个远离中心地带的地方去做同样的学术和同样的生产。

2电子商务向哪个方向走,两大方向:一个是横向拓展,由现在的消费品向大宗商品,公共资源,社会服务领域拓展,另一个是纵向渗透,从流通环节向消费和使用过程渗透,买了服务以后在整个东西使用服务过程中,通过互联网连续不断的获得服务。

3 产品网络化,从诞生那天起就能够联网,所谓的互联网汽车、互联网衣服,都是能够上网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可接入网络经过大数据处理实现使用过程当中的指引状态故障诊断,全程再现管理服务,尤其是像汽车,日用电子消费品,甚至小孩穿的智能鞋都可以全程监控。

4产品智能化,在衣服、冰箱、汽车上面按一点芯片和传感器就可以实现智能,真的有可能实现人机对话。

5 整个消费流通生产未来的形态是什么,网络经济。目前的互联网还仅仅是一个初级状况,未来在手机上、电脑上说句话,用不着关心是天猫还是京东,甚至就是要二斤肉,要今天早上杀出来的,通过大数据处理,送货到家,这个可能是今后的一个场景。

赵昌文:互联网金融将“去专业化”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部长,研究员,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

1我去了德国西门子的一个工厂,它是2010年欧洲最佳工厂,标准就是三个:数字化、智能化、自动化,背后其是新一轮信息技术互联网革命。这个工厂工人很少,而且西门子在成都专门建了一个“姊妹工厂”。它的管理模式和首钢、燕山石化、宝钢这些大企业的管理方式是完全不一样,你很难分清楚他是哪个环节在做服务,哪个环节在做制造。而过去我们的产品设计、制造、售后服务都认为是一个可以分开的环节。

2互联网金融在金融改革里面,绝对可以发挥增量改革作用。包括利率市场化、放宽市场准入、资产替代限制方面可以发挥很积极的作用,提高金融体系的效率,有利于实现金融体系到“共融”的转变。

3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是有客观基础的,不要简单的去贴上泡沫的标签,因为有了互联网进自然会有泡沫。所以,2015年怎么防范泡沫是经济中的大事,不光是互联网领域,金融领域的泡沫,还有实体经济的产能过剩的泡沫等,其实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

4金融过去是门槛很高的事,监管也很严,将来“去专业化”以后,会不会人人都是创业家?大家都是金融家?如果是这样的话,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就解决了,不会像想象的那么难,这个还是比较超前的想法,看看会不会实现。

李鸣涛:电商国际化中国远逊美国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国家电子商务研究院副院长)

1去年初步算了一下,2014年电子商务额超过了12.6万亿,有70%左右的业务量来自于网络购物。那么从2013年整个服务业的一个营收规模上大概超过了5千亿,同比增长超过了50%,对于就业的带动也是达到了将近1千万的总体规模。

2电子商务三个要素,交易主体已经概念化和社会化,交易课题范围扩展到服务的交易,交易载体从最早的单纯的互联网网站,到现在的微信,社交平台都成为电子商务新型的载体。
3在电子商务的国际化层面上,美国还是大大领先于中国的相关企业。有一组数据:有超过70%的美国在线零售商向美国以外的地区进行销售,40.5%的美国零售商有来自海外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10%。以亚马逊为例,有将近43%的收入来自于海外市场,它的国际化程度已经非常高。

陈进:小打小闹乃民企 要靠风投出局面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信息学院院长)

1电子商务发展是创投的作用,从电子商务整体来看,一开始小打小闹都是民企,他们都是靠风险投资出来的,慢慢的形成了现在的局面,就像阿里巴巴那么大,最赚钱的还是风险投资。

2电子商务产业发展,创业投资功不可没,但是创业投资的服务体系基本上没有建立,基本上是单打独斗的做这个事情。

390后的消费观念和我们完全不一样,还有新一轮产业的颠覆。最近看到很多企业死亡,可能不是他做得不好,而是由于外界的活动带来颠覆性。比如打车软件,累积烧了将近25个亿,如果烧钱烧了25个亿,颠覆性产业肯定没错。

荆林波:谁敢断言商业规划是对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

1都说电商是一场革命,也得想想我们敢不敢革自己的命。为什么推动电子商务这么难?产业利益的分割最核心的就是蛋糕要切,过去已经有蛋糕的人希望切得更多,不希望丧失自己的份额,所以我们革自己的命也很难,这种革命是全方位的。

2我们现在还只是站在革命的边缘,真正的革命海啸还没有贯穿到整个社会的方面,只是慢慢的渗透,未来的改革会更加速。金字塔的管理方式、宝塔式的组织结构最后一定会扁平化。

3现在谁还敢做商业规划?谁敢规划社区商业?5年以后是什么样我们都看不清,你敢规划这个街是什么小商品集贸市场?今天中国百货的惨淡经营,我也不知道未来动批市场的外迁肯定也是失败的,这种市场中国的城镇化、扁平化,数字鸿沟的最终结果是使中国的城乡格局再次发生裂变。

邹文涛:市场不认知识 认创业能力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

1宿迁市是苏北地区最贫困的一个市,但是市长书记非常有思路,不怕贫困,他们敢作敢为。他们做了一揽子的计划,首先召集了很多土地大户,把京东拉过去了,签署了一揽子的计划。京东已经在那挖了很多坑了,建商务城。坐在我旁边的是京东副总裁,他带我们到大大小小的商场看了一下,一个小商场里面有四个女孩,有两个初中刚毕业,有两个高中毕业,她说不想上学了。她们卖互联网小配件,说一年纯赚200万,这个社会实践层面不是我们想的那样。市场就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呢?市场不认知识,市场认创业能力。

2我们培养的大学生、博士后,多写几篇文章对国家的帮助大不大?我也写了一辈子文章了,这些文章短则写几天,长的写几个月,人家小姑娘在商店里面一个月平均拿50万。我在想我们这些学知识的,对国家有多少贡献,对社会有多少贡献。实际上有很多演讲、很多论文起码60%重复,因此我觉得知识界、专家界要想我们干什么?怎么干?为谁而干?必须思考!不思考的话长期陷入一个很忙、很累、很苦……如果爱国爱民对老百姓做了很多贡献也可以,自己发财也可以,但是很多不务实。

最后编辑:
作者:企业考察
跨界学习,把课堂搬到现场,零距离接触一流企业,用大企业的经验提高自己的眼光。